某高老师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那年去实习 - Start From Mom-And-Pop

Photo by Jason Goodman on Unsplash

那年去实习 - Start From Mom-And-Pop

这一集《不叁不肆》中讨论了半天夫妻店的得与失,想起我的第一份工作似乎就是夫妻店,不过我没有证据。

某高老师's photo
某高老师
·Aug 29, 2022·

Subscribe to my newsletter and never miss my upcoming articles

这一集《不叁不肆》中讨论了半天夫妻店的得与失,想起我的第一份工作似乎就是夫妻店,不过我没有证据。在从前的一篇 Blog 中《还未毕业与即将失业 - Do What You Love》,我简略的提到过我的第一份实习工作,我已经忘记了那个公司的地址,只记得是在海河边。

那是一家海运公司,听起来很高级,不过如果用业内通用词汇来描述 —— 船代 —— 好像就被打回了原形。「船代」是船舶代理商的简称,因为船东 —— 也就是船主、业主、掏钱买船的人 —— 作为大佬,一般不愿意搞太麻烦的事,毕竟船是个重资产,按照前几天另一篇 《轻资产都该死 - The Dying Light Asset Company》的描述,通常因为财务模型有显著差异,重资产拥有者不愿意参与运营,太分裂。而船这种东西如果不用来拉货,放在那边维护成本还挺高的,所以必须动起来,总要有人去运营这个船,也许不需要招聘船长和海员,但不论是安排航线还是代开发票,这些碎活总得有人干,我们就是去干这个碎活。

虽然我上学的时候有专业课就是学的这个东西,但是真做起来,感觉学了跟没学一样。我上班第一天就被安排群发邮件,这件事让我非常沮丧。我对面坐着一个大我两届的男性学长,长得浩然正气,告诉我说要好好对待这一份有前途的工作。

这个公司加上老板,一共大约只有六七个人。老板有两位,一位是男性 CEO,估计三十多岁,身材匀称个子不高,带着一副斯文的眼镜。而另一位是他的合伙人,一位女性 COO,从样貌上看总感觉比 CEO 岁数大一点,但听说他们是同学。

我没有向其他人打听他们是否两口子,因为来公司第一天,COO 姐姐在跟我聊天的时候特意说他们不是两口子,这里不是夫妻店。后来我总觉得为什么要对我这么一个涉世未深尚未毕业的毛头小子强调这一点,夫妻店是什么意思,对我来说很重要吗?

后来我发现两个老板有很大不同,男老板常常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而女老板除了频频点头,还要收拾烂摊子。男老板情商不高遇到事情拍桌子,女老板经常下班后跟员工一对一沟通。男老板头上总是冒着油汗,而女老板脸上却常添皱纹。

回来说说我第一个工作内容,让我手足无措的发邮件。手足无措是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写,而别人的邮件我也看不懂什么意思。这里看不懂是字面意义上的看不懂,因为这些邮件仿佛是用暗语写成。我猜测这个古老的行业在上一个周期里,可能都是用电报通信的,因此邮件写得像英文的电报,简单的说,都是英文缩写,而那时连百度都没有,要像查字典一样才能搞懂写得是什么。比如:QTTY IN C/P: 20000MTS 5% MOLOO. 这样的一句话对我这样新入行的小白如同天书,更不要提日常在 MSN 上跟不知道哪里来的甲方或者乙方也要这么聊天。

这时候出现的是女老板,她跟我讲不要着急,每个人都有这个经历,这是个需要经验才能搞定的行业。她的话让我安定了不少,因为我也发现这些缩写翻来覆去常用的就那么几个,想假装行业老炮也是很容易的。当我在邮件和 MSN 里熟练应用诸如 P/L,C/P 等高端大词之后,我迎来了职业生涯的第二个挑战 —— 打电话。

那种电话有点像现在的中介推销电话,但不同的是基本还是定向打。打电话的目标是「货代」,没错,我们是船主的代理商,总会还有一拨人来做货主的代理商。你生产了一堆东西,在日本谈好了买家,小件可以发快递,但如果是一万吨钢材,就要找个货运代理,让他们搞定所有的中间手续,其实跟物流差不多吧。我们船代去找货,货代要找船,碰上了,就成一单。但因为时间、港口、货品种类、船上的剩余空间都是限制条件,所以不太好碰,大家互相拼命发邮件,拼命打电话,也不知道现在会不会有个什么滴滴打船来实现撮合。

我就是打这种电话,接通以后劈头盖脸一顿输出,大意是我有一个什么船,什么时间,哪个港到哪个港,还有多少吨空间,走不走,有大座。输出完了很安静,然后对面说你打错了,啪,挂了。FML。

后来我结束了实习离开了公司,原本我计划实习后留下工作的,但是一个月的时间让我觉得不太像是我想要的工作与生活。当然老板们对我也不太满意,毕竟一个对工作不满意的毛头小子,会把一切都写在脸上。后来女老板来跟我谈 —— 当然肯定是女老板来做这个事,准确的说男老板就从来没正眼看过我 —— 说我们没办法留下你,而我满心欢喜的说没关系我正好也想回学校啦。

收拾东西离开公司的时候,浩然正气的师兄并没有看我一眼。不知道他们的公司现在怎么样了,到今天我也很感谢那位女老板,但我似乎连他们的样子都已经记不起来了。

office.jpg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