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老师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咖啡青年节 - The Younger Coffee

咖啡青年节 - The Younger Coffee

上周末除了露营,还去观摩了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活动 —— 咖啡青年节。

某高老师's photo
某高老师
·Sep 13, 2022·

Subscribe to my newsletter and never miss my upcoming articles

上周末除了露营,还去观摩了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活动 —— 咖啡青年节。这个活动还要收费是我没想到的,因为里面的单位都是卖货的,花钱进去获得买货的资格,怎么看都觉得不合适,但因为妻子是咖啡爱好者,便还是咬着牙去了,考虑到这个活动可能是大型爱好型咖啡患者的聚会,也许能看到一些同好也说不定 —— 咖啡患者的分类可以参考这里:《咖啡患者 - Fall in Love with Coffee》

这咖啡节号称有一百多家独立咖啡店参加 —— 我真的不知道还存在这么多独立咖啡店,在我的印象中,除了星巴克和瑞幸,当然还有 COSTA,就好像没看见过什么别的咖啡店。当然这么说也不对,拿我公司附近的 798 来说,里面还有几家小众的店 —— 但仍然是连锁。独立咖啡店在我的印象里就如同独立书店一样艰难与孤傲。通常装修的很有品味,架子上摆着一些瓶瓶罐罐,灯光阴暗,靠墙摆着一些磨粉机和其他一些不知道用途的机器,也都和星巴克一样摆着一台巨大的意式咖啡机。虽然意式咖啡是功能性咖啡,但仍然假模假式的装在加热的杯中以保持温度和口感。

参展商们完美复刻了自己的独立咖啡店 —— 的咖啡师。所有咖啡师都留着小胡子,戴着鸭舌帽,穿着围裙 —— 注意,围裙的背面不是我们在家里做饭用的那种,上面一个套挂在脖子上,腰上两根带子在背后挽成一个活扣 —— 那是厨师。咖啡师的围裙背带一定是皮质的 —— 当然我靠近了看大多是人造革 —— 在背后打成一个叉,带有闪亮的铜制扣件,围裙本身也是深棕色,如同浸满了咖啡。

仔细走访了各个摊位,有一点大开眼界,我相信咖啡患者又要多一个分类 —— 不喝咖啡的咖啡患者。因为我发现有一半的摊位其实在制作奶茶,当然准确的说,是咖啡味道的奶茶。人类的创造力真是不可小觑,当你看到远处有个人正在用摇鸡尾酒用的、形状如同木乃伊放内脏那种瓶子一样的不锈钢瓶,正在上下翻飞,不要误会,其实他正在做咖啡。一点咖啡加上各类果汁、糖浆、果粒、饼干渣、冰激凌、牛奶、茶,甚至最后杯子上还倒放着一只不知名口服液的玻璃瓶,一杯奇怪的咖啡特饮就出锅了 ——「特」这词用得非常精准,常用来形容不明觉厉的东西,例如「特务」,或者「特事特办」。

除了卖些古怪饮料的摊位,确实也有卖咖啡的。他们大多提供咖啡给你品尝,将做好的一壶咖啡平均倒在一万个杯子里,然后发给你一个,这个杯子大约就是饭店洗手间里提供的漱口水用一次性纸杯 —— 纸的或者透明塑料的 —— 你拿在手里假装闻一下味道,然后环视并对左右点点头,并一饮而尽,准确的说出「洪都拉斯」、「水蜜桃」、「烘的有点深了」等等黑话。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家都有一款水蜜桃,我甚至怀疑是去年有一批豆子在船上和桃罐头打翻在一起了。

有一个摊位是卖正经咖啡的,但是做法却很不正经。他们声称自己使用的叫「虹吸壶」,但是在我看来,这壶的原理和虹吸没有半毛钱关系。壶分上下两部分,下面的是球形,要放满清水,上面的是个敞口罐子,垫着滤纸,咖啡粉倒在上面,下面还有一根长管子,能怼进下方球形壶的壶底。装好以后上下壶之间是密闭的。原理很简单,下面烧水产生的蒸汽就会把水从中间的管子顶到上面去,与咖啡粉混合,凉了又会落回来,其实跟摩卡壶有点像。

这个壶吸引了不少人驻足,就好像变戏法,咕嘟咕嘟上去,咕嘟咕嘟又下来。可惜这种壶缺点明显,用爱好型咖啡患者的术语来讲,叫做「过萃」,其实就是泡的时间太久,有点酽了。不过没办法,听说这个摊子有全场最好的咖啡豆 —— 号称两万元一公斤的年度冠军咖啡豆。还好泡一杯不需要一公斤,只要十几克。我拍出 168 块钱在桌子上说,给老子来一杯最好的 —— 以上是脑补的,实际上的情况是我嘬着牙花子扫的码。当然最后喝完了我也没算过账来,为什么这杯是 168 元,我赚了还是他们赚了?

喝过这杯咖啡 —— 这杯咖啡确实和其他咖啡不一样,其他的咖啡只有咖啡的味道,这杯是金钱的味道 —— 我对其他的咖啡失去了兴趣,转而去观察周围的观众们。果然青年朋友们比较多,间或有几对很老的夫妻经过,不知道为什么乱入。年轻的朋友们大多在摆着 pose 拍照,例如全场有五十多人举着咖啡杯,把手机怼的很近,试图虚化背景;还有三十多人在拍摄同一家买的可爱甜品。也有在休息处举着手机猛嘬香烟的男性朋友们,他们抓紧一切时间休息,等待着女友返回,并及时创作女友高举咖啡的背影打卡照 —— 这类照片大家可以去小红书自行搜索。

最可气的是,全场并没有看到星巴克、瑞幸的影子,在我正认为这活动不能代表主流人群消费品味的时候,我发现在场地的 C 位是麦当劳 —— 麦咖啡的巨型摊位 —— 我立刻平和了。

takephoto.jpg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