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老师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码上封喉 - The Business In Hell Mode

码上封喉 - The Business In Hell Mode

最近,一个 IT 行业的史上最难商业模式再次映入眼帘:B2G2C(Business to Government to Consumer)。没错,就是最近再次上热搜的健康码崩溃的事情,这次是成都。健康码产业不是第一次出事情了,基本上每个巨型城市一旦发生什么大规模疫情,都要崩溃一次。

某高老师's photo
某高老师
·Sep 6, 2022·

Subscribe to my newsletter and never miss my upcoming articles

最近,一个 IT 行业的史上最难商业模式再次映入眼帘:B2G2C(Business to Government to Consumer)。

没错,就是最近再次上热搜的健康码崩溃的事情,这次是成都的核酸系统。健康码产业不是第一次出事情了,基本上每个巨型城市一旦发生什么大规模疫情,要开始筛查了或扫码了,这个系统总要爆炸一回,甚至多回。但其实健康码出问题并不是这种大规模公共服务系统出问题的先例,最早的例子可能是 12306,众所周知铁路系统其实应该属于 G 类,这个大家应该没有疑问。而随着系统宕机准时到达现场的,一定会有阿里或腾讯的某专家出来解读,什么负载均衡什么存储什么 NG 总之全是大词儿不明觉厉。

上回 12306 其实有点无辜,当然并不是说它应该宕机,而是说这个火车售票系统远比键盘专家们嘴炮里的来的复杂,而这次的健康码宕机其实涉及到另一个问题,就是多个系统互联互通的事情。关注成都健康码事件的网友们可能已经看到,崩掉的不是健康码,而是核酸系统和健康码系统的互联的部分,这个问题有点复杂,我们稍后再谈。

先说说这个商业模式为什么史上最难吧。B2G2C,简单的说就是企业开发,政府买单,为广大群众提供一个在线的公众服务。这个公众服务通常都跟政府的服务沾边,可以理解为线上政务。我们过去谈过 toB,但 toG 是个特殊的存在,简单的说,就是 toB 的地狱模式。

咱们先说甲方。

甲方是政府单位,甲方内部的决策流程比一般的大企业还要复杂,对比企业客户,最大的不同有两个,第一是大型项目自己不敢定夺 —— 政府客户内部各个级别的领导,其主要诉求,对于自身安全感要排在业绩前面,因此所有可能带来「锅」的事一概不能干,否则活没干好,一封举报信已经到纪监委了,大家面上都不好看。第二个,是大项目还会引入一些第三方单位来负责评估,特别是没什么硬件设备,都是软件的项目,这个就可怕了,因为没有评估标准,你只能扛着一尺厚的文档,看专家随便乱翻然后云里雾里的提问。最后评估多少钱全看运气。

所以,政府客户只会找事业单位或央国企来做供应商,至少也应该是个老牌上市公司,才能带来安全感。我们可以代入领导视角来思考一下,如果一个单位向某私营企业采购了一套软件系统,然后出问题了,扭头一看,供应商已经破产跑路了,你咋办。一没钱二没人,第三天被举报。反过来说,如果领导觉得做的不好,大笔一挥不付钱了,如果供应商是个私营企业,搞不好要被告到法院,灰头土脸。

而事业单位和央国企的供应商就简单了,第一没那么容易跑路,跑了还有上级主管部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第二,你就算赖账不还,这边财政拨款采购,那边利润上缴财政,打个报告,供应商的领导也大笔一挥,不要了。岂不快哉。

当然这里我们还没有谈及领导任期到了调任他处,项目如果还没交付大概率烂尾的现状 —— 所有接项目的公司均会考虑一把手任期问题,这是一个潜规则。

再说说乙方。

甲方需要乙方有事业单位或者央国企身份,这样的乙方通常来说都是集成商。也就是说买一堆东西,集成在一起交付给甲方,自己的研发力量不太足,充其量搞搞二次开发,界面定制。对于一般的项目其实也够了,因为一般的政务项目用户都是自己人,跟企业 OA 差不多吧,都是业务流程复杂度高但访问量不大的类型。所以大多数技术栈也不怎么变,界面丑点就丑点,只要讲本子的时候,带上区块链、元宇宙这种大词儿,让甲方领导听的开心就好。就算是视频监控这类数据量巨大的系统,宕机也没人知道,无所谓,但群众用的就不同了。

这个系统如果是给群众用的,就必然是访问量巨大,但这个系统又是个政务系统,又必然是业务流程复杂,而挂了,必然就有人骂街。

当然平心而论,这个系统绝对没有互联网大厂任何一个系统复杂,但你思考一个问题,他们会不会去做这个系统?相信你已经有自己的答案了,会做 —— 的前提是能让他们出广告。

互联网公司有自己的路径依赖,他们对于不能够带来规模化利润的东西都弃之如敝履,谁会碰这种垃圾项目?你用了很高级的负载均衡和卸载技巧,用了很先进的缓存和时序数据库,用了没人能搞懂的分布式事务,然后一帮不知道哪来的专家给你估价二十万,原因是代码行数不够,引用了过多的开源软件,文档质量不足,测试用例数量不够 —— 要知道一万块钱一页文档是业内另一个潜规则,你想收一千万,就要至少写一千页文档。

只有一种情况除外,那就是政治任务,顾名思义,你做了这个项目,可以为公司获得活下去或在某个区域继续经营的资格 —— 这其实是一种勒索。

上述种种因素叠加,就得到了一个政务系统。而前面提到的崩溃问题,就是复杂度又平方了 —— 每个以上因素叠加出来的政务系统又要完成高质量的互联互通任务 —— 这个活谁来干还不知道,更不要提能不能干好。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只要有互联的就崩溃,更多的是根本没有互联。

接过流调电话的人会有更深的体会,你接到的每一通电话都会问相同的问题,他们之间根本无法同步信息。有正在上学的小孩的人也会有另一种体会,为了让小朋友开学,你需要把所有家庭成员的健康码信息截图标注名字并上传到学校的另一套系统,用每个人一个小时的时间去解决他们实际上只需要几个字节、几毫秒的查询量就能解决的问题。

摊手。

ma.jpg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