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老师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助听器 - The Audible Passage Of Time

Photo by C D-X on Unsplash

助听器 - The Audible Passage Of Time

我爸今天说,他的助听器不太好用了,我才惊觉光阴的流逝。

某高老师's photo
某高老师
·Oct 3, 2022·

Subscribe to my newsletter and never miss my upcoming articles

我爸今天说,他的助听器不太好用了,我才惊觉光阴的流逝。

两三年以前,他来北京,偶尔说起有些耳背,要我们说话大声些,我忽然想起配眼镜的话题,素知有些器官的病变衰老是不可逆的,就如同近视,不是说配低 100 度眼镜,反能将眼睛训练好,那不啻于说梦。人瘸了,拐棍总是需要的。

因此那时便带着我爸进城去寻了那有鉴真塑像立在院里的中日医院,挂了耳聋专科,耐着性子等待到叫号一刻,未成想三两句话便定了性,说这就是老年性耳聋,配一副助听器,打发出门右拐交钱,左拐验配。由着对医院的信任,便交了钱,领了一副助听器出来。我爸戴上后感觉整个人都通透了些,思维也活跃了,但事后回忆,还是感觉有点上当,贵了不说,配件还不全,声音也有点刺耳。但那时候我们对助听器的见识,都只来自我小时候,和我爸共同认识的一位邻居。

这位邻居岁数并不很大,大概是我爸的同龄人,我叫叔叔什么的。那时他就耳聋,常年带着一只耳塞。那个耳塞是肉色,硬塑料做成,侧面看来是一个短粗的 T 型圆柱,细的柱子塞在耳朵里,粗的头留在外面,虽然是肉色但也相当醒目,因为下面拖着一根线,直通到他上衣胸前口袋里的一个小盒子上,想来是放电池以及收音用的装置。他介绍说这个就是把周围的声音变大,但只有一边耳朵,聊胜于无。那大约是三十多年前了。

这次拿到手的助听器看起来非常高级,主体像一枚小腰果,放在耳朵后面,出来一根大约两厘米极细的导线,导线另一头是一只极小的扬声器,大概只有芝麻的一半大小,带一个塑胶套子,塞进耳朵里。听说技术含量很高,中国至今不能生产,不知道是真是假,看着非常唬人。听到每只上万的价格,倒吸一口凉气,却又点点头,似乎认可了这高价。

一晃疫情三年过去了,今天再谈起助听器,又说还是听不清,这助听器戴上后,就仿佛当年去医院时的耳朵,左耳还更聋一些。我心里一揪,因为助听器这种高级货色,功能又极少,应该不大会出问题,那出问题的当是人的耳朵了。方才几年时间,看来这耳朵要比眼睛退化的还要迅速许多。但那医院我不太想去了,上次的问诊并不愉快,而助听器也偏贵了些,便就近寻了一个同品牌的加盟店去探访。

这家店的入口在一个水果店里面 —— 店主说前些年北京封锁底商出入口的运动,将他们的店门堵死了,为求出入,借了别人家的路。穿过水果商店,进到助听器的店 —— 店里让我想起了以前的眼镜店,过去眼镜店没那么时尚,总更像医院一些,挂满了各种解剖图,方便吓唬顾客以及讲解身体机能及原理。

店员穿着白大褂,一丝不苟仿佛身处药店,讲话声音洪亮且缓慢,开始我还以为他们的店员嘴不太正常,才有这种咬牙切齿一般的讲话风格,后来恍然大悟,因为我爸听的很清楚。一个助听器专卖店,店员怎么会不知道与聋人们交流的方式 —— 当然我一度走神,想到眼镜店的店员,是否肢体语言会很丰富,下次一定记得注意观察一下。

走着神,那边已经重新完成了听力测试,耳朵比上次还要衰老是意料之中的。他们的生意也已经谈好,店里有自己的会员系统,因为不是在本店购买,所以要交上五百块钱加入会员,便可免费来店售后维护等等。我本想扭捏一下,转念一想现在一家三口出去吃一顿烤鸭要多少钱,如此盘算后忽然觉得捡了大便宜。再心算一下,两万多的助听器,五百块相当于 2.5% 的终身服务费,这比我们做企业服务时的 15% 行规要便宜多了,作为企业服务从业者,忽生赧然,整天说着要大家为服务付费,总算遇到个服务周到,却还想克扣点银两,害不害臊。

店员叮嘱,助听器要一两个月就来保养维护清洁一次,我爸也笑称第一次聋,没有经验,以后就好了。加了微信,出门松了一口气,但也有点彷徨。我能做的,也只有放慢语速,认真的说好每句话。

back.jpg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