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老师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快乐时光 - Sweet Time

快乐时光 - Sweet Time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吃甜食的时候嘴都张的小了,似乎存在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 —— 吃糖如服毒。好久没有敞开心扉对待面前的甜食了,不管是蛋糕还是果脯。拿起一罐可乐,总要看看罐身,是不是黑色文字的无糖款,至于别的饮料,更要看看营养成分表,如果能量部分写着 0,便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某高老师's photo
某高老师
·Sep 3, 2022·

Subscribe to my newsletter and never miss my upcoming articles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吃甜食的时候嘴都张的小了,似乎存在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 —— 吃糖如服毒。好久没有敞开心扉对待面前的甜食了,不管是蛋糕还是果脯。拿起一罐可乐,总要看看罐身,是不是黑色文字的无糖款,至于别的饮料,更要看看营养成分表,如果能量部分写着 0,便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从小长大的小城市,点心的种类不多,而且一盒点心流转很久的事情常有发生。因为太姥和我们同住,过年时总会有一些亲戚来串门 —— 基本都是她的晚辈 —— 常提着两盒点心,点心盒子的大小就仿佛现在的一包 A4 打印纸,一定要是两盒上下摞在一起,最上面覆盖着一块方形的黑黢黢的草纸。那种草纸也曾用来单独包装点心,或者油炒面 —— 油炒面的快乐是另一种快乐,那是冬天喝下热乎乎的油与淀粉的混合物的温暖体验。

覆盖着点心盒子的草纸一定没有盒子大,就好像是一种仪式感很强的点缀,似乎有这块纸,这两盒点心才真正成为一个礼品,就好像后来小孩子过生日送的礼物要用彩色纸包好一样。两个盒子一张纸,会用一种纸绳扎好,纸绳和那种草纸应该是同一种材料制成。似乎这类礼品的包装就一定从里到外都是纸,用了塑料绳,就会破坏点心的口感一般。点心盒子的流转次数可以通过盒子底上渗出的油渍察觉出来,如果是流转次数很少甚至新买的,下半个盒子就会干干净净,而一旦有星点的油渍渗出,证明这盒点心的时间就有点长了。

与辈分如此之高的太姥同住的另一个好处是,基本我们是点心流转的终点站,就算有送出去的,也会转回来。而我就会盯着高高柜子上没有打开的点心盒子出神,猜测里面到底是什么。这个时刻,不知道是什么的点心才是最香甜可口的,而一旦打开,食欲必然大减,这是一种人生悖论。

有时候我会偷偷拆开一包。解开纸绳,拿掉上面的纸。打开上面的盖子,会看到里面排着几样点心。点心商店其实是散装的,全凭购物的人选择搭配,那些点心我不太叫得上名字,只记得一种浅色的千层酥饼,枣泥馅,上面还点着一个红点。后来我莫名其妙的觉得带一个红点的点心或豆包都会很好吃,似乎那个红点是表示本饼的含糖量达到了某个阈值,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其实大多数点心都很硬很干燥,远不如现在的西式糕点好吃,没有现在常见的奶油和蛋糕。因此服用感受并不愉快,这可能是我爱吃枣泥馅的一个原因。枣泥存在于糕点和月饼中,特别是月饼,还会体贴的写着「枣泥」两个字。枣泥是软的,好的枣泥不硬也不太软,与豆沙相似,带着枣子的特有香气,还有甜,不同的是枣泥的颜色中会带有一丝金色,而不像豆沙是纯纯的暗红。枣泥的软糯会和坚硬的糕点皮形成丰富的口感,让干硬的皮也随着枣泥软糯起来。不会像五仁月饼一样噎在半空,不上不下。

可惜互送点心的社交方式已经远去了,现在除了礼节性的发送公司订制的广告月饼,甜食已经不太常出现在礼品清单中,也少了一种互相赠送快乐的方法。

写完这些文字,我拿出了一只五仁月饼,一罐可乐,啪的一声,打开了一段简短的快乐时光。

yuebing.jpg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