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老师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吃食堂 - Resto’U in Memory

吃食堂 - Resto’U in Memory

现在的公司,每天一日三餐都可以去食堂。我遇到上午比较闲的日子,写完 blog 点击发送,就刚好 11 点半,下楼的路上顺便分享到各种社交网络。这样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就可以安心读一读书。

某高老师's photo
某高老师
·Aug 30, 2022·

Subscribe to my newsletter and never miss my upcoming articles

现在的公司,每天一日三餐都可以去食堂。我遇到上午比较闲的日子,写完 blog 点击发送,就刚好 11 点半,下楼的路上顺便分享到各种社交网络。这样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就可以安心读一读书。

公司的食堂有很多档口,用漂亮的字体写着档口的名字,例如杭州乱炖或者东北鸽子粥之类的奇怪名称,当然卖的食物跟上方名字并不相干,我常去的档口主要是饺子和板面 —— 暴露了我的北方人本性。食堂各处还挂着一些电视屏幕,除了展示所有档口的当日菜谱,就在播放新闻联播。唯一让人不快的是,吃饭只扣次数不收钱,每顿饭只能吃一次。虽然这样说很奇怪,但就是这样。

坐在公司的食堂里,当然会想起大学的食堂,我大学的宿舍就在食堂门口,每到中午和晚上,宿舍的窗口都可以闻到饭香。那个食堂比较小,听学长说叫做「风味食堂」,可能风味的意思就是有比较多种类的选择的意思。刚上大学报道那天,不知道要准备些什么,去宿舍楼下的小卖部跟风买了一套奇怪的餐具:整体为不锈钢,下面是一个大茶缸的形状 —— 圆柱体带一只耳朵,中间是一只陷下去的平盖子,上面还有一个半圆形仿佛倒扣的碗,我无法用任何一个已知的名词来称呼这套东西,饭盒、饭盆、饭杯好像都不对。原本的设计原理大概是大茶缸放米饭,扁盖子放菜,半圆倒扣的碗反过来放汤,但我一次都没有这么用过。

我只喜欢用这套餐具装食堂的烧茄子。只带着最下面的那部分茶杯状容器,五毛钱的米饭,半份烧茄子直接扣在米饭上 —— 最诡谲的就是这个「半份」的单位,全学校的食堂菜都是卖半份,从来没有人见过「一份」是什么,第一次去食堂我不懂这些暗语,直接要了「一份」,结果食堂分菜的阿姨亲切的和我确认「你是不是想要半份」,然后给了我半份。后来问学长,他们也都不清楚,只说半份就是一份,你要一份大约也是这么多,但是要扣你两倍的钱,我就更加迷惑了。

食堂的烧茄子摆上来的时候会盛放在一个长方形的不锈钢大盘子上,大约五六公分深,烧的发黑几乎成为泥状,表面泛着油光,蒜末混入其中,香菜摆放其上,看着就很美好,而我最喜欢的吃法就是和米饭混合在一起如「狗食」状,然后拿回宿舍看着电视吃。

后来觉得太麻烦,每次要先上楼取餐具,下楼去食堂,再上楼吃饭,当然也可以在食堂吃完,但无论如何还要回宿舍刷碗。便喜欢在食堂用一次性餐盒,那时在食堂原地吃饭的人并不多,大家都喜欢带回宿舍吃饭,原地吃饭的通常都是情侣。他们会坐在一边并排吃饭 —— 两个人并排吃饭的视觉效果非常奇怪,仿佛两个人在观察着对面的什么不存在的东西。

你如果恰好坐在他们对面的桌子的对面,这效果就仿佛在跟他们促膝谈心,非常尴尬,但整个食堂都是朝向不同方向的并排吃饭的情侣,他们的脸仿佛激光发射器,你端着饭,想要快速寻找到一个不被任何人直视的位置,不尴尬的吃完,就要如同间谍深入满是激光的巷道,要摆出很多花式体位才能通过。

我经常通不过,所以只能在众侣围绕注视之下快速吃完落荒而逃 —— 那时候连手机都没有,并没有一个东西可以让你假装认真观看。由此我练成了五分钟吃完饭的技术,导致快速变胖,当然这是后话了。

再后来,食堂发生了巨变,推出了聚氨酯的餐具和托盘,看起来是个现代食堂的样子了,也就没有人再用那些奇怪的装置把饭带走,那些经历就永远的成了记忆。而现在我坐在公司的食堂里,用着同款聚氨酯餐具和托盘,看着周围,人手一个手机,所有人目不转睛食不甘味的样子,却总是想起那只不锈钢大杯子和上面永远也没用过的盖。

shaguo.jpg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