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老师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范氏义庄 - Miracles Of The Millennium

范氏义庄 - Miracles Of The Millennium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这句话不知道是何人发明,简直成了一种谶语。不光是普通意义上的有钱人,就连皇帝也逃不出这个宇宙定律,每朝三代之后,就渐渐完蛋。每当想到这个词,我脑子里总会对我熟悉的有钱人进行快速预览,试图找出反例,但似乎反例都存在于书中,而见过的活人,概莫能外。

某高老师's photo
某高老师
·Sep 28, 2022·

Subscribe to my newsletter and never miss my upcoming articles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这句话不知道是何人发明,简直成了一种谶语。不光是普通意义上的有钱人,就连皇帝也逃不出这个宇宙定律,每朝三代之后,就渐渐完蛋。每当想到这个词,我脑子里总会对我熟悉的有钱人进行快速预览,试图找出反例,但似乎反例都存在于书中,而见过的活人,概莫能外。

有两位朋友,一位是富一代,一位是富二代。他们的区别自不必提,单说他们的下一代,就有迥然的差异。今天的富人家庭,大多不会像上一代富豪一样,送孩子去搞艺术,读哲学。今天的富人都有很强的忧患意识,鸡娃的程度相对我们普通人家还有过之。但其中富二代朋友对他的孩子的要求又与我们有不同,简而言之,就是继承权之争,显然家里执政的老爷子不止这一位长孙,而长孙自身的学习工作能力尚在其次,首要的便是表现与斗争的能力。

有时候我想叹息一下,却觉得大可不必替身家千百倍于己的人操这个闲心。日常闲聊却总听到他们谈起一个话题,就是如何让自己的财产不被孩子败光,能多延续些时间,也不枉奋斗一回。便常听他们说些「家族信托」之类的硬词,不明觉厉。

说到家族信托,思绪忽然回到宋朝。宋朝有个著名语文课文作家叫做范仲淹,写过一篇《岳阳楼记》,那些「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之类的句子,简直是我的童年噩梦。但范仲淹搞过一个家族信托,差不多也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有多牛逼呢,用现在一个流行的词,叫「成功穿越周期」,成帝王所不能成之事。

范仲淹搞的这个家族信托的名字叫做「范氏义庄」—— 很多书上都把范氏义庄解读为一种慈善机构,那都是胡扯。其实老范想干的一件事非常简单,就是范家这么多子孙后代,万一把老子的田产败光了,富不过三代可咋办的问题,娶了个媳妇又离婚,分走一半家产可咋办的问题,儿子孙子赌博吸毒,欠了几百亿外债瞬间返贫可咋办的问题。

现在大家都知道家族信托的作用了,就是子孙后代名下没有财产,只从信托基金领工资,败也就败自己,不过老范能自己想出来这一套,还是有点东西的。

老范不光文章写得好,其实还是朝中大官,比较有钱,可以看做是富一代了,他搞了这个组织以后,把自己的田产都捐出来,还定了一些规则。简单归纳一下,包括:范家后代每月都能领钱,连奴仆服务超过一定年限也可以领;婚丧嫁娶也有额外红包;甚至当余额不足的时候,红包发放顺序都进行了详细约定。这时候「家族信托」的面貌已经出现了,不过可惜的是,只有如何发钱,还没来得及规定如何管理这个基金会,范仲淹就去世了,这时候范氏义庄迎来的第一次挑战,想想也正常,只有发钱的规则,没有管钱的规则,那肯定就开始乱搞。

还好老范的二儿子小范还不错,范纯仁继续给义庄注资,同时颁布了义庄宪法第一修正案,增加了一些发红包的场景,又增加了几个限制,还有对冒领的处罚。又规定了范家后代不能买卖租赁义庄的田产,还把这些规则跑去政府备了案,相当于把内部制度法制化了,这样义庄就可以利用政府的强制力来执行内部规约。

第一修正案最重要的其实不是这些规则,而是权利构架。设立宗子,就是嫡长子,是范家的世袭精神领袖;又设立族长,由各房选举产生,管理内部事务,年终还要被各房考核,不行就罢免。到这就有意思了,是不是有点像君主立宪。

这套规则运行果然没大问题,可后来宋朝和金国开展,北宋被干成了南宋,范氏义庄也受到了影响,一度田产被坏人占去不少,还好范氏后人又出来几位能干的,范之柔与范良器兄弟俩,再次注资,通过赎回和诉讼,把土地收回不少,又颁布了义庄宪法第二修正案,范氏义庄迎来「中兴」,这时候组织架构就完整了,具体来看主要岗位有:

  1. 主俸,董事长,相当于过去的宗子,义庄的老板
  2. 提管,CEO,相当于过去的族长,总管各种事,选举而来
  3. 主计,CFO,负责财务相关工作,会计、出纳等等都归他管
  4. 典籍,审计长,负责公司审计监察

虽然董事长权利最大,但是还有罢免董事长的相关条例,可以说心思细密,而在董事长上面,其实还有一位精神领袖,不过没有实权,只是为了保证凝聚力 —— 好像英国女皇。这时候组织的运行机制已经不仅仅像一个君主立宪政体,还增加了企业一样的运行管理细则。

架构相对稳定后,义庄自身的发展就主要和外部世界有关了,幸运的是,每次发生战乱,总有比较能干的范家子孙站出来,不是注资,就是修订宪法,保证基金会的正常运作。而「范式义庄」这个家族信托到底运行了多少年呢?非常耸人听闻 —— 到解放后,一千年。

千年的时间,如果从史书上看来,风起云涌朝代更替也只需要几个字,很快的样子,但如果从生活中去体会,从身边的细节来观察,百年都无法想象,千年的时间到底是什么概念,似乎完全无法理解。然而范仲淹一千年前的实验,就这么坚持了下来,谁说中国人只懂得帝王之术,在江南的一个角落,就有这么一群人早早的发明了君主立宪与企业制度,悄悄穿越了一千年。

PS. 范氏义庄穿越千年,终究没有躲过社会主义铁拳,解放后公有制改造,范氏义庄失去了大部分财产,到今天,只残留一所「苏州市景范中学校」为义庄旧产(现在为公立),只有在校名中,还能隐约看到「范氏义庄」这空前绝后的壮举最后的影子。

jingfan.jpg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