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老师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白字先生也是先生 - Language The Soul of a Nation

Photo by Joel Naren on Unsplash

白字先生也是先生 - Language The Soul of a Nation

前几天有一位文化网红讲到一个观点,大意是就是汉语正在劣化,举了一些例子,例如 「yyds」(永远的神的简写),例如「口死那个石家庄人」(因审查造成的魔幻句式),痛心疾首以头抢地。那篇檄文意犹未尽,就听到《原汤话原食》这一集聊到念白字的那些事

某高老师's photo
某高老师
·Jun 23, 2022·

Subscribe to my newsletter and never miss my upcoming articles

前几天有一位文化网红讲到一个观点,大意是就是汉语正在劣化,举了一些例子,例如 「yyds」(永远的神的简写),例如「口死那个石家庄人」(因审查造成的魔幻句式),痛心疾首以头抢地。那篇檄文意犹未尽,就听到《原汤话原食》这一集聊到念白字的那些事。

我对念白字其实是很习惯的,小时候可能是读书早,那些书里的晦涩字词,通常不知道读音,但脑子里总要翻译成发音才通顺,因此和所有人一样,自己有一套脑补发音的系统,也正是因为这个,导致很多读错的音很难纠正。有趣的是,大家的脑补发音还都差不多,例如「一语成谶」这个「谶」,我小时候就会脑补成「兼」的音,而今天才知道,大家也会脑补成同一个音,原因不明。一顿思考之后,发现了歼灭的「歼」的繁体写法「殱」,可能大概是从这里来的吧。不过这个繁体字我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前世记忆吗,神秘兮兮。

汉语最妙的点就是世界唯一一个语言和文字分离的语言,而其他活的语言,都是拼音文字,文字就是语言,会读就是会写,这就有个好处,学起来比较容易。可汉语的语言和文字基本上是两个学科,好难。所以那些文化人,或希望垄断文化的人,会坚持传统,会痛心疾首文化的退化和演变。但没办法,就好像熵增的定律,文化是注定会滑坡到大众那一边,好比「确凿」的「凿」,当所有人都读作「zao2」,那文化人的「确做」的地位就不那么稳固了。

文字的发音和方言关系非常大,虽然行政强制力用统一的发音作为普通话,这提高了整个国家的凝聚力与效率,但方言作为多样性的一部分,仍然值得尊重,特别是主要提到方言,必然会涉及到历史上语言的演变。这可不是个容易的事,毕竟以前没有录音机,只留下文字,过去的语音是怎么还原的,我现在也没有太搞明白。这里就需要推荐郑子宁的《东言西语》与《中国话》。

如果说记忆是唯一证明你是过去的你的凭证,那语言可能就是一个民族证明自己是过去的自己的凭证了。

s33934445.jpg

s33788323.jpg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