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老师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我,一部减肥史 - I Want To Lose Weight

Photo by Towfiqu barbhuiya on Unsplash

我,一部减肥史 - I Want To Lose Weight

说到主食,也许不少人会想到香喷喷的馒头和米饭,但我的主要联想就是减肥。因为几乎市面上所有的减肥方法我都试验过,就差砍一条大腿了。

某高老师's photo
某高老师
·Nov 18, 2022·

Subscribe to my newsletter and never miss my upcoming articles

说到主食,也许不少人会想到香喷喷的馒头和米饭,但我的主要联想就是减肥。因为几乎市面上所有的减肥方法我都试验过,就差砍一条大腿了。

我的发胖,大概发生在初中毕业的那个夏天,那个阳光明媚的夏天,那个脱离了地狱般的体育中考的夏天,那个已经拿到了当地最好中学录取通知书的夏天,就是个放飞的日子。这个夏天还很长,早早的中考结束,距离开学大概还有两个月,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如此漫长的暑假,放飞到如今我对这个暑假已经没有了任何记忆,只记得自己胖到了一百四十斤。

现在翻看老照片的时候,我觉得那时真的好瘦,一百四十斤是我梦寐以求的体重,但是那时的我就已经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三分钟能跑一千米的自己了。到了高中运动会的时候,我只敢报名二百米跑这样的烂怂项目,而到了大学,甚至连体育课也没有上过了,依稀听说是有体育课的,只是没有亲见。大学毕业之后,体重呈一个固定斜率上升,减肥也正式提上了日程。

一开始,我采用了不吃午饭法。理论依据很简单,能量守恒。如果出水管固定,那进水管开小点总可以吧,朴实的我便开始尝试中午不吃饭,开始还略有些枯燥,后来习惯了,一度还成为我的优势 —— 出去旅游的时候比较节约时间,中午没有寻找饭辙的烦恼,因为这个和老婆经常发生激烈争吵 —— 忘了别人要吃饭。

后来我妈出现了,开始给我传授各种各样的减肥手段,一次她拿来两瓶叫做左旋肉碱的东西 —— 这名字听起来就很可疑,让我联想到肉毒素 —— 说吃这个可以减肥。我吃了一瓶,并没有什么卵用。

后来我妈又来了,声称她减肥成功了,安利给我一包纽崔莱。大意就是吃各种营养药片,不吃饭,俗称辟谷。我将信将疑,试了一个月,体重轻了 10 斤,以低血糖晕倒为结束。

再后来,我妈又源源不断的带来各种减肥方法,包括但不限于「白芸豆什么的」、「藏秘排油」、「大肚茶」,以及各种各样的内容可疑、透着电视购物的影子的东西,当然大多数我并没有吃过,我只是仍然坚持着不吃午饭。

我妈锲而不舍的传授给我各种减肥发,包括 ——

七日快速减肥法 —— 简单的说就是只喝汤不吃饭,水里放点维生素片,还有玄学,说汤要喝冷的,一旦见火就要失效 —— 当然同时还要告诫我不要吃凉的,吃凉的会发胖。

针灸减肥 —— 但针灸的时候还要忌口,吃减肥餐,不由得让人感觉被针扎的意义何在,似乎模模糊糊不太真切。

不吃主食法 —— 后来极端了,变成了生酮。天天喝油,整个人似乎变成了一个内燃机,尿尿都带上油花。听说坚持生酮的人都会死于急性胰腺炎,但没有亲见。

每吃一口饭要咀嚼 30 下,以降低吃饭速度 —— 坚持了一顿饭的时间。

还有诸如 5+2 减肥法,一天七杯咖啡什么的,都是辟谷的招式,都尝试过一段时间,但我总能想起来当年辟谷一个月的后果,便索然无味。后来觉得需要增加锻炼,便中午出去走个五公里 —— 我觉得这种老年人运动还蛮适合我,五公里要走上一个小时,路上还可以观察观察人间,拍拍照,出出汗。

后来我妈不来了,认为我朽木不可雕。而这些坎坷,都没有能阻止我的体重上升 —— 除了低血糖那次。真正有效果的,是中午不吃饭 —— 就在我连续五六年坚持中午不吃饭后,终于罹患胆结石并切除了胆囊,住院期间因为什么都不能吃,体重成功降低了十斤,这是除了辟谷之外,唯二的成功下降。

时间来到现在,大约是我减肥二十周年的日子,诸位都知道的,我又开始了新一轮减肥实践,这次的方法是跑步和少吃碳水 —— 似乎科学了一点点。目前状况还好,尚未到达平台期,请祝福我 —— 的膝盖。

weight.jpg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