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老师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当我们讨论性别权利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 Feminism from Scratch

Photo by That's Her Business on Unsplash

当我们讨论性别权利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 Feminism from Scratch

《从零开始的女性主义》- 前段时间录过一集讨论性别权利话题的播客,这次看到这本小书便觉得有些亲切,想马上打开来读一下看看,一方面是追求一下理论认同感,一方面是看看别人是不是有啥好办法。

某高老师's photo
某高老师
·May 17, 2022·

Subscribe to my newsletter and never miss my upcoming articles

image.png

前段时间录过一集讨论性别权利话题的播客,节目中一位国际 NGO 平权组织成员「汤包」为我们讲了很多她工作中的故事。这次看到这本小书便觉得有些亲切,想马上打开来读一下看看,一方面是追求一下理论认同感,一方面是看看别人是不是有啥好办法。

我们与日本人的社会结构有挺多相似的地方,只是他们地方更小,人口密度更大,发生的事情也更浓缩。原生家庭的影响仍然是如此的大。家庭总体上会形成一个对女性的社会期待,在这种环境下,女性能做的社会工作越多,其实反而越累,因此才会出现相当多的反女权女性(靠男人生活在家躺平不香吗?)

IMG_0004.jpg

第一章 女人为何如此艰难?

所有母亲都会施压 > 第 45 页·位置 507

上野  没错,所有母亲都会施压,只是有时候她们自己都不会察觉。因为在孩子面前,她们是绝对的强者,剩下的问题只是施压的程度如何,是否极端。自由主义的母亲也会对孩子施压,而非自由主义的母亲则会更露骨地施压。人无法逃离亲子关系,所以无论什么样的父母,对孩子而言都存在压力。我干脆辜负了家长的期待,所以母亲应该对我心怀仇恨,认为“她的人生被女儿的生活方式否定了”。

如果是儿子,即使对方走上了与自己截然不同的人生,母亲也会认可。因为彼此是异性关系。

「女权」这个词汇,在中国大陆的舆论场与公共空间,就像「公知」一样,被一定程度的污名化了,她们被冠以「田园女权」、「拳师」等等称呼。这其中,确实有部分人是为了故意挑起两性对立,以便让一些有类似极端遭遇的女性感到遇到了「娘家人」,从而降低防备,进而产生消费转化,这是一门生意经。

而我们也要冷静的观察和思考一下,为什么两性对立如此容易被激发,就仅凭几个人的几句话?可见平权的话题其实在所有人内心深处,标准、实践仍然缺乏共识。我们分不清楚公平、公正与正义(Equality、Equity、Justice),我们也分不清平权与夺权,不过不必担心,日本人也分不清:

第五章 我是女权主义者?

男人很清楚自己的权力优势 > 第 168 页·位置 2182

田房  每次女权主义者提出抗议,或是发表意见,都会有人跑出来说“女权主义者肯定很讨厌男人吧”或是“你们是不是想篡夺男权社会”。

上野  还有“女权主义者是不是想当男人啊?”,这是彻头彻尾的误解,而且是特别“男性化”的对女性主义的误解。我在东大演讲中提道:“女性主义绝不是弱者试图变为强者的思想。女性主义是追求弱者也能得到尊重的思想。”有好多男性都跳出来说:“我头一次听到这种定义。”“你说的不对吧。”人只能凭借自身的经验去理解他人,所以女性一旦主张权利,男性就只会理解为:“哦,你想变成我啊。”这是男性想象力的局限,而且这种理解意味着权力游戏中出现了新的竞争者,他们自然会认为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不过在我们看来,则是“我才不想变成你那样!”“谁要变成这么无聊的生物啊!”。

书中提到了一个观点:女权并非是希望女性对齐男性,也就是去除所谓女性的「弱点」,与男性对比重体力劳动,这不是女权,恰恰相反,这是厌女。

我们思考一下,其实放到一个群体上(例如女性),所有的弱点应该都是「特点」,厌恶这个群体的一些共有特点,当然就是厌恶这个群体了?不幸的是,主张这类厌女情绪的反而更多是女性。

就好像我们对待残障人士,固然一部分人借助器具可以接近健全人的水平,那我们也不能要求他们去参加只有健全人才能进行的劳作,更不能以此为接口取消无障碍设施,因为还有人无法接近健全人,这相当于在残障人士中间又进行了一次区分和内部歧视,导致弱势群体内部的分裂。那么,界限在哪里,如何从政策到社会规则进行分层次的设计呢?这是一个需要大量群体智慧的工作(我个人对大陆社会做好这一点表示悲观)

女性主义是让女人坦然接受并爱上女人身份的思想 > 第 181 页·位置 2341

上野  女人一旦被男性友爱的社会同化,不仅无法承认自己的弱点,还无法容忍女性同胞是弱者。

田房  那是“厌女”吗?

上野  无法容忍女性的弱点,不就是彻头彻尾的厌女吗?很多女儿都会同情被父亲支配的母亲,同时又无法容忍母亲的唯唯诺诺,对吧?因为她们同为女性,看到女性同胞的弱点会痛苦不堪,同时产生憎恶。很多女性都因为厌女而向男性过度同化,希望得到男性的认可。

另外一个观点有些新鲜但又合情合理:关于包容与保护的「原因」到底出自何方。作者有大量笔墨描述了这样一个画面:如何降低性骚扰事件的发生频率的教育中,演讲者对男人们讲「你们想想如果那是你公司老板的女儿,或者你的上级的女儿,你还敢做吗?」,「如果你的女儿被人骚扰,你会怎么想?」

乍一看这个思路没啥问题且有效震慑,至今微博上的很多观点仍然如此。但书中给出的观点非常冷静,作者认为,这仍然是将女性视作「男人的财产」,如果对方没有任何具有权势的主人,那是不是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呢?这是一种危险的思潮。

当然在当前这个阶段,能发声且能被大众听到的女权思想和活动家是稀有的,建议大家珍惜每一个正经女权。

我是女权主义者! > 第 183 页·位置 2373

田房  现在一部分人压根儿不认真讨论女权主义者的定义,只按照自己的解释来判断谁是女权、谁不是女权。真是太让人伤心了。

上野  女权主义者是自主申告的概念,只要一个人说自己是女权,她就是女权。就算我不愿意看到某个人说自己是女权主义者,也不能阻止她这样做。

其实读到最后我仍然存有一丝疑虑,女权主义的目标似乎越辩越乱。这也是我们的节目中,「汤包」们的现实选择:不去争论理论上和逻辑上的支撑,而是深入一线,去解决具体的一个一个的家庭问题,一个一个的女性经济平等,一个一个女童的教育。多说无益,就算只能改变一个身边人(或者孩子),总强过微博上千百句的嘴炮。

IMG_0005.PNG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