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老师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王莽的下半场 - Do The Right Thing Or Do The Thing Right

王莽的下半场 - Do The Right Thing Or Do The Thing Right

如何在「做正确的事」和「正确的做事」之间做选择,是个学问。

某高老师's photo
某高老师
·Sep 20, 2022·

Subscribe to my newsletter and never miss my upcoming articles

最新一期播客,又被下架整改,也只是讲了些大实话,发了些真牢骚,连阴阳怪气都说不上。当然后来经过小编剪辑妙手回春,总算使之重现天日,打了些个补丁,「哔」掉一些谁都知道的词汇,就仿佛大家正透过电波用眼神交流,撇着嘴点点头。

这种感觉很奇妙,便要顺着这种感觉,继续说说书中的王莽的下半场,书摘就不引用了,免得好像水字数,我们照旧只谈感受。如果说王莽的上半场是一个身为老板娘的侄子的公司高管成功完成 MBO(管理层收购)上位的励志故事,那下半场就是他作为一个上市公司董事长怎么把公司差点玩死、而把自己真的玩死的悲惨结局了。

汉这家公司实际上起步非常早,几乎没有人可以学习。就好像史上第一家上市公司,无论从公司治理还是业务规划,乃至财务政策,几乎没有先例可以用来参考,市场上也没有任何规范可循。唯一的先例是秦,但汉作为打败秦而上位的企业来说,他们本能的就要随时随地的反秦,将秦的所有规章制度批倒批臭,再踏上一直脚,因此即使身为法家的秦做的不错,也捏着鼻子不能学。只能往前找,往神话时代找 —— 其实隐隐的汉还是学了秦制,只是不承认而已,这是题外话。

所以王莽做过的事,如果不加上人名,还以为他是众神之父奥丁,统治的不是长安,而是阿斯加德。王莽使用大量的神神叨叨的东西来当做统治工具,给文武百官的官名都是四方星宿 —— 估计是从孙悟空打上天宫得到了灵感也未可知 —— 从各种谶纬、祥瑞、灾异中进行解释,以作为行政的指令,打仗的时候使用各种神秘仪式试图咒死敌军,总之怎么胡闹怎么来。但当时民智不开,反正也挺有用的。

他当老板的时候,非常喜欢重新发明一切。重新发明了钱币,颁布了很多社会主义制度、还天天 re-org(组织架构调整),每次还都给各种地名、部门和岗位重新起名字,名字改多了大家都懵了,后面还得加括号,写上「原 xxx」才行。

透过这些看似乱搞的动作,能发现王莽是一种特别的企业家类型。我将这类企业家叫做「姿势正确者」,他们大多是由职业经理人上位成为公司老板,或者职业经理人创业,这类老板有个共同的缺点,就是过于关注过程的正确性,因为他们过往的经验中,目标都是公司大老板给的,而他们自己主要负责执行,对过程正确性要求极高,但对如何确定一个正确的目标却经验不足,此时如果发生路径依赖,便会在「正确的做事」这条路上用力过猛,而有意无意的逃避「做正确的事」这个核心问题。

王莽便是这样,他抓住了儒家「王道」这一核心理念,认为只要践行了王道,一切都会走上正轨不需要过多干涉,如同星球运转,树上自动结出果子,敌人自动缴械投降,老百姓自动安居乐业。在他的设想中,他未来会因为太闲,只能去研究长生不老或如何成仙。

他是这么想的,确实也是这么做的。儒家「王道」的种种措施和结果,在他脑子里自洽了,便再也不会跟人沟通讨论。基于他的自洽结论,他做了一系列堪称神经病的大事,比如,他派人去匈奴,非要给人家降级,意思是匈奴原来是战略合作伙伴,这不行,王道只有一个王,按照公司 Policy,匈奴的老大需要降级成 VP,而不是 CEO,匈奴的老大一听说就急眼了,咱们战略合作伙伴,合作的好好的,结果你怎么就把我兼并了,还不给钱?

然后又跑去高句丽,高句丽本来也合作的好好的,结果王莽说,你名字起得不对,按照王道理论,你不能叫「高」句丽,得低一点,改叫「下句丽」吧。高句丽的老板:你没事吧???

最后跟街坊四邻打的一塌糊涂,他还有点纳闷,觉得我们每天日报写得及时,上下班打卡没有迟到早退,各种报表齐全,没事还要开会学习,公司经营管理一点毛病没有,所有高管都很赞同我的思路,但怎么在市场上干不过别人呢?

他将「如何正确的做事」这套思路搞的炉火纯青,深入人心,这也是直到今天为何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泛政治化如此强烈的原因之一,毕竟换个说法,政治就是过程,是做事的姿势和态度,姿势正确大过天。作为一个公司自己培养的、缺乏创业经历的高管,上位后他无法理解创业者们面临的一切,可能他直到在乱军之中被砍掉头颅,也没有能理解自己的政治永动机制造计划失败在了何处。

wangmang.jpg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