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老师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某高老师 - 人间观察

嘴皮子上面出政权 - An Emperor With Lower Confidence

嘴皮子上面出政权 - An Emperor With Lower Confidence

说到篡位,历史上其实不少。而历史上最有名的改了朝代的篡位,并且篡位之后又让人改回来的,至少王莽和武则天都要入选。这两位非常有意思,应该对比来看看。武则天写过,再写写王莽。

某高老师's photo
某高老师
·Sep 16, 2022·

Subscribe to my newsletter and never miss my upcoming articles

说到篡位,历史上其实不少。打仗打成皇帝的就不提了,还有很多不怎么打仗就拿下的,或者亲戚互相搞的。李世民弄死了哥哥弟弟,而朱棣弄死了侄子,这些也算是篡位,但好歹还是家族内部矛盾,朝代没改。历史上最有名的改了朝代的篡位,并且篡位之后又让人改回来的,至少王莽和武则天都要入选。这两位非常有意思,应该对比来看看。武则天写过,再写写王莽。

而武则天与王莽在冥冥中有一个神秘的联系:

  • 贞观十一年(637年)十一月,唐太宗驾幸洛阳宫,听说十四岁的武则天“容止美”,遂召她入宫,封为五品才人,赐号「武媚」。

  • 武媚娘入宫两年后,贞观十三年(639 年),唐太宗与唐三藏分别。太宗道:“日久年深,山遥路远,御弟可进此酒:宁恋本乡一捻土,莫爱他乡万两金。”三藏方悟捻土之意,复谢恩饮尽,辞谢出关而去。

  • 路过双叉岭,镇山太保刘伯钦对唐僧讲到:「先年间曾闻得老人家说: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下压着一个神猴,不怕寒暑,不吃饮食,自有土神监押,教他饥餐铁丸,渴饮铜汁。自昔到今,冻饿不死。」

原来王莽称帝的时候,孙悟空正在上面大闹天宫,而唐僧救他出来时,武则天即将上位。不知道《西游记》的这般安排,是否还有什么隐喻。

王莽的身份是外戚,也就是皇帝老婆那一支的。具体来说,他获得大权的时候主要靠的是他姑姑王政君 —— 那时候王政君是太皇太后。而武则天就厉害一点,人家自己就是皇太后,也没靠别的什么外戚。总结一下就是:女人篡位靠自己,男人篡位还要靠女人。

武则天上位的事,前面有一篇读书笔记《道阻且长 -The Road Leads To The Empress》写过那个曲折经历。不配拥有名字的武姑娘从唐太宗李世民的女人开始,又做了李世民儿子的女人,一路心酸血泪,砍瓜切菜,甚至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也十分苛刻,任何一位只要表现出对母亲的不满,就要果断除去,留下一首诗云:「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用了五十三年,不可谓不难。

而王莽,似乎要更难一百倍。王莽用的时间并不比武则天更久,但他却花了更多精力在做准备。说到准备工作,不得不提一下奇葩的汉朝。中国真正进入帝制,差不多就是从汉朝开始的,跟公元纪年一样,到现在刚好两千多年,但汉朝的皇帝缺乏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这种缺乏自信也可以理解,毕竟夏商周,虽然没什么明确记载,但是毛估估也有两千年,就说当时大家最了解的周,也有好多好多年,而汉朝是以周为正统的,他们压根就不承认秦的合法性。所以汉朝人拼命往前找补,周朝的啥都是好的,认为只有这样,自己才具有法理上统治国家的正当性。

这就说到了政权合法性的问题,政权合法性就仿佛是一种咒语,当一个人用枪杆子夺去了政权后,总想在逻辑和理论上给自己一些支撑,就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政权真正稳固。常看到的外国军人政变,一帮军人上去把总统毙了,自己上位,却总要装模作样的举行一次选举。而我国每届也会发明新的理论,做哲人状,似乎没有新的理论就失去了执政基础,让人匪夷所思。

汉朝就是这样,他们心目中的合法性一方面来自于周礼,周的一切都继承下来,另一方面来自于谶纬,或者叫做祥瑞和灾异 —— 人工制造一个祥瑞或灾异,然后再解读之,几乎成了一种执政手段。要杀大臣时会用,要选皇帝时会用,反正干啥都会用这一招,大家好像真信了,也好像是心照不宣假装信了。

这给了王莽一些可乘之机。周朝恰好有一位奇人叫「周公」,就是周武王的弟弟姬旦,其实周公不是皇帝,他当过一段代理皇帝,在封神演义的那段时间,武王伐纣,却死的早,周公代理当了一段皇帝,等武王的儿子长大后,他又退位了。结果王莽一看妙啊,于是在自比周公,当上了「假皇帝」与「摄皇帝」,跟孙中山差不多,临时大总统。

但是有点麻烦的是,周公最后退位了又还给了武王的儿子,那王莽如何破局就成了关键。因为他学周公学的太沉迷,导致如果学到底,就也得退位还给刘家,如果不好好学,那自己上位的合法性又不见了,这个我们看历史都会替王莽担忧。

不愧为「王·社会主义者·改革家·穿越者·莽」,他竟然想到了办法 —— 禅让。反正拿到政权就那么两个办法,一个是武力夺取,假装禅让 —— 这个大家都这么干,之所以假装禅让,也是为了取得政权合法性,枪杆子里虽然能出政权,但是嘴皮子上也得过得去才行,否则大家也不需要抢玉玺了。另一个方法就是真禅让,和平过渡。虽然上一回和平过渡还是尧舜禹呢,但也没关系,本来汉朝的刘家就没自信,为了站稳脚跟,不知道怎么考证的说自己是尧的后代,反正也没有 DNA 鉴定,结果王莽顺势考证说我们王家是舜的后代,刘家:???

但问题又来了,王莽当上临时大总统的时候,汉朝没皇帝。这就尴尬了,难道先选一个皇帝,然后再出面禅让给王莽吗。这种脱裤子放屁又会平添风险的事情他自然不会做,所以王莽想了一个绝招 —— 让刘邦隔空禅让给他。

这就厉害了,刘邦是汉朝的开国皇帝,死都死了上百年,结果留下一封遗书,说要禅位给王莽,顺便还定了日子,包括写上了王莽的执政班底十几个人的名字。某天这封遗书忽然出现,由一个普通老百姓放到一个匣子里献上来。这种事情连写小说的都不敢这么编,但是王莽还就干了,还干成了。就这一张纸,他顺利从临时大总统转正,改国号为「新」。

这中间还出现一个特别体现王莽的既要又要、又当又立性格的小事。禅让过程中,要体现正统性,就得有玉玺。而王莽做临时大总统的时候,玉玺是在他姑妈王政君手里保存的,要转正必须要过来。但是王政君特别纠结,一方面她是刘家的儿媳妇,又是王家的老祖,这王家要干死刘家,她到底站那边,就很纠结。她不乐意给。不光是玉玺的问题,连王政君的名分还没想清楚,到底是刘家的皇太后还是王家的皇姑妈,大家一团乱。

这时候有个大臣自作聪明,上书说您得让皇太后改名分,改成咱们新朝的,这样才符合大统。王莽心里觉得有道理,但嘴上说你妄议什么?把这个大臣斩了。

另一个大臣就聪明得多,直接献上一个祥瑞 —— 一块石头 —— 上面有天然的纹路写着皇太后应该改名。王莽大喜,把这个石头给王政君看了,也就改了。

从这个角度看,有自信只是第一步,理论家们编也要编出一片天地,嘴皮子上才能出政权。

wangmang.jpg

 
Share this